哈尔滨11选5 > 穿越小说 > 大魏能臣 > 第1524章 蛤蟆怕热水,乌龟怕铁锤!

黑龙江十一选五升级:第1524章 蛤蟆怕热水,乌龟怕铁锤!

高速文字首发 哈尔滨11选5 www.geg81.cn
手机同步阅读 wap.www.geg81.cn

    “咚!咚!--我军已克汉中全境,如今兵强马壮,士气如虹,军械、粮草也十分充足,就该一鼓足气杀奔成都城,生擒刘璋、刘备两个贼子,把巴蜀之地收入囊中才对!

    大司马却按兵不动,就不怕贻误军机吗,魏王千岁在许昌城,可是日夜盼着军中捷报呢,一年平定益州的期限,也已过去大半了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沉重的脚步声中,夏侯渊闯进了中军帐,声如巨雷、面露怒色,就像有人欠了他很多钱似的!

    这也不奇怪,被人牵着鼻子在六盘山中、转悠了小半年之久,跋山涉水,风餐露宿,吃尽了各种苦头,却只挖出几窝山耗子,任谁的心情也不会好吧?

    为了此事,曹操特派使者前来,在山沟里找到了夏侯渊,狠狠的训斥了他一顿,骂的是狗血淋头,若非实在无人可用,恐怕就把他押回许昌城了。┏Ⅹ④③⑨⑨.COM┛

    夏侯衡、夏侯霸跟在后面,身形消瘦,面带病色,走路也宅宅歪歪的,经过小半年的修养,弟兄二人终于能下床行走了,可仍有很多后遗症,尿床、怕狗、噩梦、不敢走夜路之类。

    “末将参拜大司马大人--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!”

    徐晃、于禁跟在最后面,低头而行,扭扭捏捏,显然是不想前来,又被逼迫的没办法,进来立刻跪地行礼!

    他们统领十万大军来到汉中,而后按照曹操吩咐好的,把兵符、令箭都交给了夏侯渊,如今受制于人,只能奉命行事,否则借他们十个胆子,也不敢闯萧逸的中军大帐!

    另一边,萧逸端坐不动,只是冷冷的看着夏侯父子,右手几次接近鼻端,又强行克制着放下了,目光中杀意浓浓,犹如鲲鹏潜伏大海深处,腾飞则风云变色……

    自己以前看在曹操、曹节的面子上,对夏侯父子处处忍让着,没想他们不知收敛,反而越发嚣张跋扈了,这就别怪自己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给我跪下!”

    “老夫是宗族将领,与魏王千岁同出一缘,更是节儿的叔父,也是你的长辈人,敢让老夫下跪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中军大帐,本大司马是数十万大军的统帅,你只是一员副将罢了,跪下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夏侯渊仗着是曹操的族弟,从来是嚣张跋扈、傲视文武百官的,这才敢硬闯中军大帐,想当面斥责萧逸一番,多少找回一点面子。

    没想萧逸的态度更强硬,用力一拍帅案,典韦手持镔铁双戟,带领一群亲兵冲了进来,把夏侯父子团团围住了,而他们带来的护卫们,也在帐外被控制起来了,一时间刀剑闪烁,杀气腾腾……

    “大司马大人息怒,莫发雷霆之微呀!”

    “夏侯将军,两位小将军,还不快快行礼参拜,这是中军大帐,莫忘了魏王说过的名言!”

    眼看双方剑拔弩张,大有发生火拼之势,徐晃、于禁急忙出来劝阻,生怕萧逸一时怒起,真把夏侯父子三人给宰了,这位爷杀过曹姓宗族将领,还不止一位呢!

    同时提醒夏侯父子,别做自寻死路的蠢事,曹操以前送子出征,说过一句名言:‘居家为父子,受事为君臣,动有王法,尔可戒之!’

    就是说居家无事之时,人与人之间论私情,父爱子、子孝父,晚辈更要尊敬长辈,否则会受千夫所指!

    一旦面对国家大事,情况就不一样了,只有上下级关系,再不牵扯私情了,如果儿子犯了王法,做父亲的一样挥剑斩之!

    同样的,萧逸身为统帅,在军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,杀几个乱闯中军大帐、还不向自己行礼的将领,完全符合军中律法,任谁也挑不出毛病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曹操知道了,也不能指责萧逸什么,反而要说杀的好、杀的对,以此来维护国法、军法的神圣,至于私下怎么愤怒,那就是另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末将参拜大司马大人--失礼之处,多多见谅!”

    “大司马大人--万福金安、万寿无疆、长命万岁……”

    蛤蟆怕热水,乌龟怕铁锤,夏侯渊考虑了一下,自己的脖子再硬,也硬不过明晃晃的刀剑,只好单膝跪地行礼,嚣张气彻底的收敛了!

    夏侯衡、夏侯霸更是匍匐在地,不断说着拜年的话,萧逸未必真敢杀了他们父亲,却绝对敢杀了他们两个,而他们兄弟一点也不想死!

    “哼,仅此一次,下不为例,站起来回话吧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过了一盏茶的时间,萧逸收敛杀气,示意夏侯父子站起来,却连个座位也没让,既然是狠狠打脸,就要一巴掌呼死了。

    夏侯渊又气又恨,又无计可施,只能郁闷的站在一边了,因为他心中很清楚,就算萧逸真杀了他们父子三人,曹操也不会血债血偿的!

    一句话,当今大魏天下,可以一日无夏侯渊,不可一日无萧郎,人家是擎天白玉柱,架海紫金梁!

    “末将敢问大司马大人,何十进兵成都,攻取巴蜀之地,若让刘备抢先一步,就有违魏王千岁的重托了!

    魏王千岁还说过的,攻取成都之后,以末将为益州牧,总督西南军政事务,大司马没有忘记吧?”

    嚣张的气焰没了,可是夏侯渊野心未死,仍惦记着益州牧的位子,句句把曹操挂在嘴边,想以此来压迫萧逸就范。

    另外吗,曹操授予的三道敕令,用了一道,还有两道,如果拿出来的话,完全可以逼迫萧逸出兵,可是夏侯渊犹豫再三,还是没舍得使用!

    首先,第一道敕令用出,半点收获也没有,还引来曹操一顿痛骂,让夏侯渊不敢再轻用了,生怕又白白浪费一次,就算逼迫萧逸出兵了,人家出工不出力怎么办?

    其次,敕令只剩两道了,用一道就少一道,如今连成都的大门也没见到,如果提前用完了,自己还如何制约萧逸?

    再向曹操请敕令吗,巴蜀、许昌相隔数千里,道路又艰险难行,就算是快马接力传信,也要一个月才能到达,那时候木已成舟,一切都来不及了!

    “大军一连征战数月,将士们早已疲惫不堪了,急需要好好修整一番,而后才能上阵厮杀,若是以疲惫之师,对阵精锐之敌,诚为智者所不取也!

    倒是夏侯将军的十万人马,乃是未经厮杀的生力军,何不先行一步,自洋巴栈道南下,到江州城与刘备决一死战,必能旗开得胜,马到成功!

    不要忘记了,自从魏王治国以来,有功必、,有过不饶,如今大军攻略城池无数,而夏侯将军寸功未立,纵然坐上益州牧的位子,只怕也坐不安稳吧?

    须知人言可畏呀,若是有人误以为,夏侯将军虚有其表,全凭着裙带关系,才坐享高官厚禄的,岂不是天大的误会吗,还是快快出兵为好,用战功封住那些小人的嘴巴!”

    萧逸眼下比较忌惮的,就是夏侯渊的手中,是否还有曹操的敕令,又有几道敕令?

    故而以言语相激,想试探出实情来,同时用目光查看着,发现夏侯渊神色犹豫不决,就像一个输了钱的赌徒,紧紧的捂着自己的钱袋子,既想要赢回来,又担心把老本也给输掉!

    由此可以推断出,夏侯渊手中还有敕令,数量却很有限,也就一两道的样子,至多不会超过三道,得想个好办法,让他尽快的用光了!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老夫追随丞相大人近三十年,南征北战,无役不从,渴饮刀头血,困卧马鞍间,用这一身累累伤痕,换来今日的高官厚禄!

    谁敢说老夫是裙带关系,谁敢说老夫寸功未立,既然大司马说到这个份上了,老夫就……就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渊性如烈火,最受不了激将法了,一张老脸气的通红,胡须都扎起来了,就要带领本部人马,一鼓作气杀到江州城。

    那知话还没说完呢,突然感觉脚尖一阵剧痛,急忙低头查看,原来是次子夏侯霸、在用力踩自己的靴子,同时努嘴、眨眼、摇头……又目视中原方向!

    夏侯渊这才想起来了,曹操在派人申饬的同时,还下达了一道密令:让自己统领十万人马,牢牢驻扎在汉中郡境内,想办法控制各处栈道,并且督促萧逸出兵,去攻打刘璋、刘备的军队!

    如果自己去攻打巴蜀,让萧逸留在汉中,岂不是本末倒置吗,何况以自己这点本事,未必打的过刘备等人,这要是一仗败北,可就鸡飞蛋打了,因此急忙的改变话语。

    “就……就按照大司马的意思,暂且按兵不动吧,如今秋雨连绵、道路泥泞,也的确不适宜出兵!

    待到雨过天晴,将士们修整完毕,再行进兵成都不迟,恭祝大司马旗开得胜,马到成功,末将父子暂且告退了!”

    生怕萧逸以统帅身份,强行命令自己出兵,夏侯渊抱拳行礼后,带着两个儿子狼狈的跑掉了,估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,都不敢踏入中军帐一步!

    “唉!~~末将们告辞了,大司马大人保重!”

    徐晃,于禁互相看看,也叹息着躬身告辞了,萧、曹之间的矛盾,他们看的是一清二楚,却没有任何办法!

    只要曹操还活着一天,他们就无法抗拒丞相府的命令,如果那天曹操不在了,他们也不会抗拒大司马的命令,曹营很多异姓将领,都抱着同样的想法--有曹跟曹,无曹跟萧!

    “两位将军慢走,玄儿,代为父出门送客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对于徐晃、于禁‘蛇鼠两端’的态度,萧逸并没有责怪,只要曹操活着一天,自己都要俯首听令,何况其他异姓将领呢?

    如果逼迫他们站队,只会把事情弄得更糟糕,不如以好言安抚,尽量体贴一下这些异姓将领,更能起到收拾人心的作用,只要熬过最后一关,天下就是自己的了!

    不过吗,通过夏侯渊闯中军帐之事,也可以推测出来,曹操果然不安好心,想让自己进兵巴蜀,而后永远待在那里,进入天然的大牢笼中,自己该如何应对呢?

    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萧逸思考了一会儿,却没有任何的头绪,于是离开中军大帐,向后营一个小帐篷走去,李儒就居住其中,这家伙一肚子坏水,对于内斗更深有心得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,萧逸从小帐篷走出来了,神色安稳了许多,,嘴里还唠叨着几句话:“飞鸟尽、良弓藏,狡兔死、走狗烹!”

    从古至今,多少良相名将,都是辅佐主公成就大业,而后被卸磨杀驴了,伍子胥、文种、韩信、英布、彭越……皆是如此!

    反过来想一想,只要飞鸟不尽,谁敢藏起良弓,若是狡兔未死,走狗也就安然无恙了,这也是很多聪明将军的保命绝技:养寇自重!

    如今曹操所患者,无非是刘备、孙权二人,只要这两个家伙不死,自己也就平安无恙了,因此巴蜀的战事不能着急,荆州、淮南也要出点事,不大不小的事!

    “嗯,什么人?”

    正在思索之间,萧逸发现后营的角落中,有个鬼鬼祟祟的人影,探头探脑的做着什么,开始以为是刺客呢,后来发现竟是自己的儿子--萧峰!

    (本章完)
  • 中国经济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变 2019-06-02
  • 按照相对论,把动能表达为mc^2√(1-v^2c^2)是错误的47 2019-06-02
  • 广州:坚决遏制固体废物非法转移倾倒案件 2019-05-08
  • 退牧还草 为藏羚羊迁徙让路 2019-04-24
  • 2014年全国人大十大新闻评选 2019-04-24
  • 梦参老和尚:相信众生都可度 只是我的德不够 2019-04-14
  • 回复@老老保老张工:玩你的铁环去! 2019-04-13
  • 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云南新实践——访云南省委书记陈豪 2019-04-13
  • 百年“天博” 风采依然(华夏博物之旅) 2019-03-13
  • 春节期间琼海文昌万宁临高4市县空气质量超标 2019-03-04
  • 端午小长假 宜春接游270.6万人次 旅游综合收入12.73亿元 2019-03-04
  • 2018亚洲消费电子展 车企携手科技公司或成共赢新趋势 2018-08-14
  • 收费高航企标准不同 机票退改签乱象怎么破? 2018-08-10
  • 险资获得进入长租市场资格 雄安新区列为试点城市 2018-08-10
  • 834| 525| 375| 834| 882| 157| 610| 771| 503| 594|